GRAHAM 粉絲團


GRAHAM品牌的起源可追溯到被視為現代製錶之父的倫敦鐘錶師George Graham(1673-1751),George Graham的發明眾多,包括跳秒與筒狀擒縱、用以消弭溫度對鐘擺造成影響的水銀鐘擺,以及因之享有計時碼錶之父稱號的計時碼錶啟動/停止裝置。此外,他也為皇家格林威治天文台製造運作了將近整個十八世紀的主鐘,以及許多供天文學家與物理學家使用的科學儀器。GRAHAM於1995年復廠,直到今日依舊是一家私人擁有的瑞士鐘錶公司。GRAHAM SA旗下的系列腕錶皆於瑞士的拉紹德豐(La Chaux-de-Fonds)創造與製作完成。
 
GEORGE GRAHAM
1673-1751
 
George Graham在很年輕的時候便來到倫敦。1688年起,他擔任Henry Aske的學徒長達七年;1695年這份學徒契約完成後,George Graham順利成為鐘錶商名家工會的會員(freeman of the Clockmakers’ Company),他隨即進入製錶大師Thomas Tompion的錶坊工作,兩人也因此建立了終身的友誼,一直到1713年Thomas Tompion去世為止。1696年,George Graham娶了Tompion的姪女Elizabeth為妻,就連Tompion生命最後幾年所製作的部分鐘錶上,都簽有「Tompion& Graham」的署名。
 
Tompion過世後,Graham繼續在位於倫敦弗利特街(Fleet Street)沃特巷(Water Lane)轉角這個以「錶盤與三枚錶冠」作為標誌的原址工作著。1720年,Graham搬到靠近弗利特橋(Fleet Bridge)的同一條街另一側,新居與馬爾堡公爵小酒館比鄰,使用「錶盤與一枚錶冠」作為標誌;此後Graham便定居於此,直到去世。
 
1721年,Graham獲選為英國皇家學會(the Royal Society)會員,並於次年被拔擢為學會理事會成員。期間,他在學會出版的《自然科學會報(the Philosophical Translations)》上發表了21篇各式主題的論文。1722年,Graham成為鐘錶商名家工會所承認的製錶大師(Master)。
 

在Booth、Houghton與Tompion等製錶大師的專利到期後,Graham開始將自己的想法加進原本的筒狀擒縱(cylinder escapement)之中;到了1725年,他所改造的筒狀擒縱已經與現代的版本無甚差別;1726年後,Graham甚至將所有自製的腕錶都配置了這項裝置,此舉無非是對外界質疑所作出最明確的答覆與保證。18世紀歐洲大陸對英國製錶界的評價,有相當大的部分來自於Graham對其他國家的製錶同行所展現出的正直相待。1728年,法國製錶師Julien Le Roy為了獲得更進一步的評鑑,從Graham手中收到一只具有筒狀擒縱的腕錶,而最終Julien亦大方承認Graham腕錶的卓越性確實與他的名氣相符。
 
Graham的發明還包括1715年的跳秒擒縱(dead-beat escapement)、1720年一種名為「Graham裝置(Graham device)」的壁掛式計時鐘,以及1726年的水銀鐘擺(mercury pendulum)。這些總數達74件的各式座鐘,以600到774的數字依序編號;此外,Graham也製作了近3,000只腕錶,其中編號4369的作品尚具有「Tompion& Graham」的署名,因此年代不會晚於1713年;而目前所知編號數字最大的6474號作品,則附有1751年製作的年代證明,該年同時也是Graham生命的最後一年。如同Tompion一般,Graham亦將問錶歸於獨立系列,編號從1713年的402號,到被認為是Graham最後一只問錶作品的965號──從968號開始,作品上出現的署名成了Graham的後繼者Thomas Colley。


 
Graham尚在世時,他的腕錶便有許多的偽造品,不過這些偽造品大部分都能被辨識出來,因為Graham不只在錶底蓋這種尋常的位置刻上編號與名字,還包括錶背側基板、面盤後方,以及錶冠下側亦有鐫刻。
 
Graham過世後,宣稱繼承其名號的爭奪戰隨即展開。Graham僅逝世兩天,《綜合廣告報(General Advertiser)》上便出現了以下的聲明:「Thomas Mudge──製錶師、Graham先生晚年的學徒,將在弗利特街「Bolt and Tun」店鋪的對面、掛有「錶盤與錶冠」標誌處,以與Graham先生相同的方式繼續經營品牌。」
 
Graham在1751年過世,葬於西敏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