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LEGACY MACHINES 系列

MB&F LM Perpetual EVO 萬年曆鈦金屬錶款

LM Perpetual EVO
創立15年來,MB&F帶領追隨者盡情遨遊想像世界,從星際巡洋艦到深海水母,Maximilian Büsser麾下的機械大軍持續繪製著穿梭多重宇宙的地圖。

但前方風景永遠最美,進化才能帶來真正進步。戴上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腕錶,您就是掌舵者,跟隨這張名為人生的地圖自在前行。在這趟旅程中,腕錶將與您時時相伴。

44mm錶殼採用鋯金屬或鈦金屬製成,此種現代金屬擁有比精鋼優異的材料特性。全新錶殼傳遞出一覽無遺與絕對清晰易讀的設計語言。MB&F亦特別研發一體成形吸震系統「FlexRing」,打造出品牌有史以來最堅固的機械作品。另搭載由Stephen McDonnell設計且獲獎肯定的 LM Perpetual萬年曆機芯,以創新機械處理機制顛覆傳統結構。

LM Perpetual EVO以鋯金屬版本初登舞台,而 PVD/CVD鍍膜錶盤機板共有三種色選,包含瑞士高級腕錶首見的亮橘色 (atomic orange)。2021年則推出五級鈦金屬版本,搭配綠色 CVD鍍膜錶盤機板,所有款式皆採用與手腕完美貼合的整合式橡膠錶帶,實現MB&F至今最為舒適的佩戴體驗。

MB&F 品牌15年來創造出不少複雜功能與珍貴鐘錶傑作,像是2019年在Legacy Machine Thunderdome腕錶中首次亮相且打破多項紀錄的TriAx三軸調速機制。但能夠完整揉合品牌精髓,兼顧傳統與創新的代表肯定是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萬年曆錶款,自2015年問世至今仍為MB&F製錶工藝巔峰之作。

LM Perpetual EVO腕錶的錶殼與2015年版本同樣維持44mm直徑,但改為無錶圈結構設計,圓弧形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直接熔接於錶殼上。一目了然的設計更能展現品牌的巧妙權衡,讓日曆顯示清晰易讀的同時,藏身於MB&F經典懸浮平衡擺輪之下的機芯零件又能華麗旋舞。要使機芯如此開闊呈現,不是調整設計就能做到。在將高度與直徑比縮小的情況下還要維持結構強度,以機械角度而言是互相衝突的,藍寶石水晶的全新幾何形狀必須重新計算。為了將腕錶從錶圈的桎梏中解放,還必須在藍寶石水晶玻璃與錶殼之間加上精密的熱接合系統。

這次MB&F也將調校萬年曆的圓形按鈕改為更大的雙彈簧長方形按把,使佩戴更為舒適,調校也更方便。透過配置旋入式錶冠,品牌更首次將腕錶的防水性能提高到80米。旋入式錶冠有一個很微小但關鍵的細節,那就是上鍊柄軸的離合裝置 (débrayage),在錶冠壓入與旋緊時順勢與上鍊系統分開,防止手動過度上鍊。

LM Perpetual EVO還加入全新的FlexRing機制,也就是位於錶殼與機芯之間的環形防震器,沿著垂直軸與橫軸提供防震保護。此防震器是由單一一塊精鋼加工製成,賦予萬年曆卓越耐用性。萬年曆可說是經典與優雅的象徵,同時又堪稱高級複雜功能中最平易近人且實用的一個。

在思考如何為MB&F設計創新萬年曆時,Stephen McDonnell提議要從機械的根基著手,徹底翻新。因此,LM Perpetual腕錶搭載「機械處理機制」,由層層堆疊的圓盤構成,創新設計將每月的天數預設為28天(因為照理說每個月至少都會有28天),接著按照各月所需增加天數。這可以確保所有月份的天數都正確,並排除日期跳轉錯誤的狀況。內建的安全機制會在日期轉換期間中斷快速設定按把的調校,所以就算在日期轉換時不小心按到按把,也不用擔心會造成機芯損壞。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全面提升設計、技藝與精神,將佩戴者與MB&F的相遇昇華為更精采的故事。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不是為了運動而生,而是為了一生相伴。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細節鑑賞

日曆演算

傳統萬年曆的複雜機制通常是由模組構成,並加裝於現有機芯上。日曆顯示是與一個橫越萬年曆頂端並穿越中心的長槓桿同步。在日期變換時,長槓桿會向前或向後移動,將資訊傳送到負責的零件與機制。這種傳統機制以長槓桿與零件互相交織的畫面固然美麗,卻非常佔空間,並大幅限制機芯可以採取的結構,所以根本不可能做出Legacy Machine Perpetual這樣的機械。

由Stephen McDonnell創作並於2015年亮相的LM Perpetual機芯至今仍是現代腕錶中數一數二創新的萬年曆機制。

傳統萬年曆機制將所有月份預設為31天一個循環。如果月份少於31天,在月底時萬年曆會快速略過多餘的日期,直接跳轉至下個月的1號。在日期變換期間的所有操作或調校,皆可能對機制造成損害,需送回原廠維修,所費不貲。日期變換期間也可能會出現跳過或略過的情況,如此一來就違背了萬年曆數年、甚至數十年都無須調校的設計初衷。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腕錶搭載「機械處理機制」,由層層堆疊的圓盤構成,此創新設計將每月的天數預設為28天(因為照理說每個月至少都會有28天),接著按照各月所需增加天數。這可以確保所有月份的天數都正確,也不會「跳過」多於天數,所以不會有日期跳轉錯誤的問題。

傳統萬年曆機制遇到閏年時,使用者需要調校高達 47 個月,才能設定正確的月份及年份。而此錶款則運用差動凸輪 (planetary cam),讓機械處理機制可以快速設定年份,以利每四年的閏年週期都能夠正確顯示。

機械處理機制同時內建安全功能,在日期轉換期間中斷快速設定按把的調校,徹底避免日期轉換造成機芯損壞的任何可能。

2015年Legacy Machine Perpetual造就了世界最長的擺輪小齒輪,將懸浮擺輪與機芯背面的擒縱結構相連結。之後,MB&F其他系列作品也應用相同機制,也就是Legacy Machine Split Escapement分離式擒縱系統。

技術規格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 問世之初共有三種款式,每款限量15只:鋯金屬版本搭配橘色CVD鍍膜錶盤機板、藍色CVD鍍膜錶盤機板或黑色PVD鍍膜錶盤機板;現更以鈦金屬搭配綠色CVD鍍膜錶盤機板的版本亮相。

機芯

全整合式萬年曆機制,由Stephen McDonnell專為MB&F打造,特色為錶盤側複雜功能與機械處理機制系統結構,並內建安全機制。手動上鍊,雙發條盒。量身打造的14mm平衡擺輪,機芯上方可見傳統調校螺絲。向19世紀風格致敬的頂級手工拋磨工藝;內斜角彰顯精湛手工藝;拋光斜角;日內瓦波紋;手工鐫刻。

黑色電鍍錶盤,上有塗覆SLN夜光塗料的數字與指針(閏年顯示與動力儲存顯示例外)

FlexRing:位於錶殼與機芯之間的環形防震器,沿著垂直軸與橫軸提供防震保護。

旋入式錶冠

動力儲存:72小時

平衡擺輪震頻:18,000bph / 2.5Hz

零件數:581 枚

寶石數:41 顆

 

功能與顯示

小時、分鐘、星期、日期、月份、逆跳閏年與動力儲存顯示

 

錶殼

材質:鋯金屬或鈦金屬

尺寸:44 x 17.5mm

零件數:70 枚

防水深度:8ATM / 80米 / 270英尺

 

藍寶石水晶鏡面

錶面與透視背蓋皆採用藍寶石水晶鏡面,雙面均塗飾防眩光塗層

 

錶帶與錶扣

橡膠錶帶搭配鈦金屬摺疊錶扣。


負責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EVO

錶款的「好友們」

 

概念:Maximilian Büsser / MB&F

產品設計:Eric Giroud /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技術與生產管理:Serge Kriknoff / MB&F

機芯設計與修飾打磨:Stephen McDonnell 與 MB&F

機芯研發:Stephen McDonnell、MB&F

研發:Thomas Lorenzato、Julien Peter、Joey Miserez、Michael Artico與 Robin Anne / MB&F

 

齒輪、錶橋、小齒輪與輪軸Jean-François Mojon / Chronode、Atokalpa、Paul-André Tendon / Bandi、Daniel Gumy / Decobar Swiss、Rodrigue Baume / HorloFab、DMP 與 Le Temps Retrouvé

平衡擺輪Andréas Kurt / Precision Engineering、Benjamin Signoud / AMECAP 與 Marc Bolis / 2B8 

發條盒:Stefan Schwab / Schwab-Feller 與 Swiss Manufacturing

萬年曆零件:Alain Pellet / Elefil

機芯手工鐫刻:Glypto

FlexRing環形防震器: Laser Automation

機芯零件手工打磨:Jacques-Adrien Rochat 與 Denis Garcia / C-L Rochat

PVD/CVD 鍍膜處理:Pierre-Albert Steinmann / Positive Coating

機芯組裝:Didier Dumas、Georges Veisy、Anne Guiter、Emmanuel Maitre 與 Henri Porteboeuf / MB&F

售後服務Thomas Imberti / MB&F

品管:Cyril Fallet / MB&F

錶殼與機芯零件:Alain Lemarchand、Romain Camplo 與 Jean-Baptiste Prétot / MB&F

錶殼裝飾:Bripoli

錶盤:Hassan Chaïba 與 Virginie Duval / Les Ateliers d’Hermès Horloger

錶盤 Super-LumiNova 夜光塗層:Frédéric Thierry / Monyco

錶扣:G&F Chatelain

錶冠與校正鈕:Cheval Frères

指針製作:Waeber HMS

藍寶石水晶鏡面:Stettler

藍寶石水晶鏡面防眩光處理:Anthony Schwab / Econorm

錶帶製作:Thierry Rognon / Valiance

展示錶盒製作:Olivier Berthon / SoixanteetOnze

產品物流:David Lamy, Isabel Ortega 與 Ashley Moussier / MB&F

公關行銷:Charris Yadigaroglou、Vanessa André、Camille Reix與 Arnaud Légeret / MB&F

M.A.D.Gallery:Hervé Estienne / MB&F

銷售業務:Thibault Verdonckt、Virginie Marchon、Cédric Roussel 與 Jean-Marc Bories / MB&F

平面設計:Sidonie Bays / MB&F

產品攝影:Laurent-Xavier Moulin 與 Alex Teuscher

人物攝影:Régis Golay / Federal

網站:Stéphane Balet / Idéative

影片:Marc-André Deschoux / MAD LUX 與 Brosky Media

文案:Suzanne Wong / WorldTempus


MB&F -概念實驗室的起源

 

MB&F成立於2005年,是世界上第一個鐘錶概念實驗室。 MB&F憑藉將近20款出色的機芯,成就廣受好評的Horological Machines與 Legacy Machines 兩大系列基礎,並且持續遵循創辦人和創意總監Maximilian Büsser的構想,通過解構傳統製錶技術來創造3D動能藝術。

 

在多家知名腕錶品牌累積 15 年管理經驗後,Maximilian Büsser 於 2005 年辭去 Harry Winston 董事總經理一職,創立 MB&F(全名為 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MB&F 是一間藝術與微工程實驗室,Büsser 集結他所敬重、才華洋溢且共事愉快的鐘錶專家,攜手致力於設計及製造概念大膽前衛的腕錶系列,每一系列皆採小量生產。

 

2007 年,MB&F 推出首款 Horological Machine 腕錶 HM1。精雕細琢的 3D 錶殼與精美處理的引擎(機芯)成為日後 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錶款的指標:這些獨樹一格的作品不僅可以細細訴說時間,甚至超越報時功能。不只探索太空(HM2、HM3、HM6)、翱翔天際(HM4、HM9),也馳騁賽道(HM5、HMX、HM8)、深入動物王國(HM7、HM10)。

 

2011 年,MB&F 發表圓形錶殼的 Legacy Machine 系列。以品牌的標準而言,這些相對古典傳統的錶款重新詮釋昔日鐘錶大師創新且複雜的設計,演繹出當代藝術產物,並向 19 世紀精湛的製錶工藝致敬。繼 LM1 及 LM2 之後推出的 LM101,是品牌首款搭載全自製機芯的錶款。LM Perpetual、LM Split Escapement 與 LM Thunderdome 則進一步提升系列作品的深度與廣度。2019 年 MB&F 推出首款專為女性打造的腕錶 LM FlyingT,成為品牌一大重要轉捩點;接著於 2021 年發表 Legacy Machine 十週年紀念錶款 LMX。MB&F 穿梭古今,交替呈現徹底顛覆傳統的 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以及傳承歷史風華的 Legacy Machine 系列。

 

有鑑於品牌中的 F 代表朋友 (Friends),MB&F 與仰慕的藝術家、製錶商、設計師及製造商合作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這樣的合作開創出 Performance Art 與 Co-creation 兩個新系列,前者是由外部創意人才重新演繹 MB&F 腕錶,後者則為腕錶以外的機械作品,由獨一無二的瑞士製造商根據 MB&F 的創意與設計製作而成。這些共同創作的作品中,有許多具備報時功能,例如與 L’Epée 1839 合作的各類座鐘,另外與 Reuge 和 Caran d’Ache 的合作則激盪出不同類型的機械藝術。

 

為了讓這些鐘錶作品在最適當的舞台閃耀,Büsser 的想法是集結其他藝術家的各式機械藝術作品,共同陳設於藝廊中,而非傳統的店面。這樣的想法最終催生出位於日內瓦的首間MB&F M.A.D.Gallery(M.A.D. 為機械藝術裝置 Mechanical Art Devices 的縮寫),接著又陸續進駐台北、杜拜和香港。

 

 

一路走來,MB&F 榮獲多項大獎,在在凸顯品牌的創意本色。舉例來說,在舉世聞名的日內瓦鐘錶大賞 (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ève) 中,品牌至少榮獲 5 座 Grand Prix 大獎:2019 年,LM FlyingT 獲得「最佳複雜女錶」的殊榮;2016 年 LM Perpetual 獲頒「最佳萬年曆腕錶獎」;2012 年,Legacy Machine No.1 勇奪「最受公眾歡迎獎」(由鐘錶迷投票選出)以及「最佳男士腕錶獎」(由評審投票選出)的雙重肯定。2010 年,MB&F 以 HM4 Thunderbolt 贏得「最佳概念與設計腕錶」大獎。2015 年,品牌再以 HM6 Space Pirate 宇宙海盜在國際紅點大獎 (Red Dot Awards) 一舉拿下最高榮譽的「最佳設計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