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L'EPÉE 1839

MEDUSA水母造型座鐘

時光的迷人詮釋
MB&F 與瑞士頂級鐘錶製造商 L’Epée 1839 的合作即將邁入十度大關,這次要潛入溫暖海水,探索生生不息的美麗古老水母群。

新品 Medusa 是一款雙擺設模式時鐘,頂部由手工吹製的義大利Murano穆拉諾玻璃包覆,能裝置在天花板上,也能直立置於桌面欣賞。
水母是最神祕迷人的海洋生物之一,而以水母為造型靈感的 Medusa 不僅融合精湛技藝以及瑞士鐘錶精密工法,更進一步尋求極限突破。
 
Medusa 的中央鐘體由大型手工吹製的穆拉諾透明玻璃圓頂組成,仿擬成年水母的鐘形身軀。透過玻璃圓頂可以看到兩道轉環,一道顯示小時、另一道顯示分鐘,搭配固定式指針顯示時間。
此外,Medusa 更採用新型夜光塗料 Super-LumiNova,以重現水母在漆黑深海中閃著微光的效果。2.5Hz(18,000 vph)的機芯在時標之下運作,形成這只機械水母的心臟,不斷跳動著。
 
L’Epée 1839 歷時兩年研發,終於成功為 Medusa 打造出全新機芯。
前幾代鐘款的上鍊與時間設定分屬兩個系統,但 Medusa 的玻璃圓頂造型使機芯周圍空間相當受限,因此特別採用上鍊調時合一的機制。此外,為襯托出時鐘的震撼視覺效果,並進一步強化設計靈感來源,Medusa 的機芯中央特別設置一道軸心,重現水母神經列中的輻射對稱造型。
 
Medusa 的玻璃圓頂造型有藍色、綠色或粉色可供選擇,設計過程與機芯一樣充滿挑戰。尤其是粉色款式,需要將紅色與透明玻璃進行無數次堆疊後,才能達到理想中的完美色彩效果。
 
為追求極致美感,Medusa 的圓頂和觸鬚需由同一塊玻璃打造,以達成視覺效果的一致性。以純手工為每只時鐘特製造型一致的玻璃觸鬚,此等工藝只有少數玻璃吹製大廠才能做到。技術層面同等困難的還有手工吹製的穆拉諾玻璃圓頂,必須要有精湛技藝才能讓圓頂看似精巧,卻又堅固到能承載機芯的重量。在 L’Epée 1839 接觸的 40 間公司中,只有義大利玻璃島穆拉諾上一間玻璃製造商能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
 
獨立設計師 Fabrice Gonet 在 2016 年時,首次向 MB&F 創辦人 Maximilian Büsser 提出 Medusa 的設計構想。當時 Büsser 一看到草圖就深受吸引,更肯定其設計中蘊藏著 MB&F 的核心創作精神,他表示:「我跟 Fabrice 認識一陣子了,但之前一直沒有合作的機會。那時他要我看看他的設計,我一般是不輕易答應這種事的,但因為他提出的是時鐘,而非腕錶的設計,因此最後還是接受了他的提議。當初的設計構想已經十分明確,因此最後成品出來時,跟一開始的草圖幾乎一模一樣!」
 
Medusa 有藍色、綠色、粉色三種款式可供選擇,各限量 50 只,繽紛色彩完美呼應水母的天然色調。


探索
 MEDUSA 細節
 
全新機芯
 
L’Epée 特別為了 Medusa 從頭打造全新機芯。Medusa 受限於玻璃外殼的重量,無法承受強烈衝擊,因此需要一組能單手上鍊的機芯,好能讓另一隻手空出來穩固時鐘本體。此外,由於機芯幾乎都包覆在玻璃圓頂內,因此若要上鍊或設定時間都難以直接進行。
 
L’Epée 1839 為 Medusa 的機芯打造出上鍊調時合一的機制,突破舊有的時鐘機芯設計。藉由從機芯底部延伸出的一道調桿進行上鍊調時動作:逆時鐘轉可以為機芯上鍊、順時鐘轉則可以設置時間。如此設計讓 Medusa 不管裝設在天花板上,或直立置於桌面,都能輕鬆直覺地進行上鍊與時間設置。
 
捨棄外部強化支撐架構,Medusa 的機芯被刻意設計成水母的內神經網路造型,有中央縱軸以及向外延伸的輻射元素。從技術層面來看,如此設計不只實現美感,也能在時鐘懸掛於天花板時,保有鐘體的完整性。
 
 
兩種擺設方式
 
特製彎曲式鋼架讓 Medusa 可以放置在書桌等平面上,同時托住機芯底部讓使用者能輕鬆執行上鍊與時間設定功能。當懸掛於天花板時,Medusa 還能進一步裝上手工吹製的穆拉諾玻璃觸鬚,掛在機芯上,隨著時鐘的運作微微擺盪──看起來就像一隻隨著洋流四處漂盪的水母。
 
 
玻璃鐘體
 
要賦予 Medusa 栩栩如生的水母形象,最嚴峻的挑戰是找到能實現複雜設計的玻璃製造商。Medusa 繼承了 MB&F + L’Epée 創作的一貫傳統,在設計時並未將現有技術限制列入考量,因此需要透過新技術開發來實現設計構想。
 
本次技術挑戰在於,要如何以玻璃圓頂重現水母起伏波動的輕盈體態,又要同時能承受重 2.34 公斤的鐘體。在計算玻璃圓頂尺寸與耐重度的過程中,L’Epée 1839 團隊面臨極大挑戰,一方面要盡量在不影響玻璃厚度的前提下減少鐘體重量,另一方面更要顧及設計細節以及計時性能。如同所有前衛設計,Medusa 的誕生也要將材料跳脫傳統的使用範圍,達到無人能及的境界。在無數試驗後,L’Epée 團隊終於達到理想完美成果:一個既強韌又看似輕巧的玻璃外殼。
 
使玻璃圓頂與觸鬚的視覺效果一致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因此要捨棄由預先成型的玻璃桿製作觸鬚的傳統做法,轉而以製作圓頂的同一塊玻璃打造觸鬚,再個別手工調整成一致的外型與寬度,這需要具備相當資歷與技術的工匠才能做到。
 
要完美呈現 Medusa 粉色款的色澤效果也非易事,作法與藍色與綠色款式大不相同。手工吹製玻璃採用類似琺瑯的做法,以金屬氧化物上色,但由於色彩組合是由幾世紀的玻璃專業技藝傳承下來的既定配方,因此變化範圍十分受限。要製作出粉色玻璃,首先要在透明玻璃核心外圍裹上一層熔化的紅色玻璃,接著再一步步將玻璃吹開。
 
為成功打造出 Medusa,L’Epée 曾詢問 40 間知名的玻璃製造大廠,但只有四間同意接受這技術挑戰,其中更只有一間成功完成任務。
 
Medusa 的命名來源
 
Medusa 此名所蘊含的意義,觸及了人類所有閱歷的範圍,從自然界中迷人水母那蔓生的觸鬚,再延伸到希臘神話中能透過凝視將人變成石頭的蛇髮女妖。無庸置疑的是,當你細細品嘗 Medusa 的設計深度時,炙熱的目光就再也移不開了。
技術規格

Medusa:技術規格

Medusa 有綠色、藍色、粉色三種款式,各限量 50 只,以手工吹製穆拉諾玻璃圓頂與觸鬚打造。
顯示

小時與分鐘
尺寸
體積:
懸掛狀態:286 mm 高 x 250 mm 直徑
直立狀態:323 mm 高 x 250 mm 直徑
零件數:231 枚
重量:約 6 公斤(由於手工吹製特性,每組玻璃圓頂重量略有不同)
鐘體/外框
圓頂/觸鬚:義大利穆拉諾玻璃手工吹製玻璃
機芯與支架底座:精鋼與黃銅
時標與頂板塗飾夜光塗料 Super-LumiNova
機芯
L’Epée 設計製造的懸掛式結構機芯
擺輪震頻:2.5 Hz / 18,000 bph
動力儲存:7 天
機芯零件:155 枚
珠寶:23 枚
因加百錄 (Incabloc) 避震系統
機芯表面處理:日內瓦波紋、倒角、拋光、噴砂與珍珠紋及垂直緞面處理。
整合式上鍊鑰匙能進行上鍊與時間設定功能(位於機芯底部的調桿)
 
雙擺設模式
懸掛於天花板:Medusa 的機芯頂部裝有帶釦,因此能裝置在天花板上。此擺設方式能將玻璃觸鬚掛在機芯上。
直立式:Medusa 的特殊金屬底座讓鐘體能直立於桌面。
  
L’EPEE 1839 – 瑞士穩居龍頭地位的時鐘製作廠
 
175多年來,L'Epée始終堅持站在腕錶和鐘錶製造的最前線。如今,它已成為瑞士唯一專注於頂級時鐘製作的錶廠。L'Epée錶廠是由Auguste L'Epée於1839年創立於法國靠近貝桑松的地方創立,其最初是製造音樂盒和腕錶的零組件,L'Epée的品牌特徵就是其所有的零件都是全部以手工打造而成。
 
1850年推出了自主生產的「平台擒縱」(platform escapement),其是專門為鬧鐘、桌鐘和音樂腕錶所專門創造的擒縱器,奠定公司發展及良好信譽的關鍵一步。1887那年,錶廠一年就製造了24,000枚平台擒縱器。這家錶廠也成為擁有許多特殊擒縱專利的知名專業品牌,如防撞擒縱(anti-knocking)、自動擒縱(auto-starting)與恆定動力擒縱(constant-force)……等;L’Epée也是當時幾個知名錶廠的主要擒縱器供應商。此外L'Epée在國際展覽中亦贏得了許多金牌獎項的肯定。
 
在20世紀中,L'Epée靠著卓越非凡的攜帶式座鐘,獲得極佳的聲譽,對許多人來說,L'Epée的時鐘不僅代表著權勢與地位;它更成為法國政府贈送重要外賓的官方指定禮品。1976年當協和號超音速客機開始商業飛行時,L'Epée的壁鐘更被選作機艙設備,以提供旅客正確時間。1994年,L'Epée藉由建造一座具有補償式鐘擺(compensated pendulum)、舉世最巨大的時鐘Giant Regulator,展現了錶廠對挑戰極限的渴望和能力,這座時鐘高答2.2公尺、重1.2公噸,光是機械機芯即重達120公斤,總共耗費了2,800個工時打造而成。

 
MB&F – 概念實驗室的起源
 
全球第一個鐘錶概念實驗室 MB&F於 2018 年邁入13周年。憑藉15枚非凡出眾的機芯,成就廣受好評的 Horological與Legacy Machines 系列作品, MB&F延續創辦人兼創意總監Maximilian Büsser的願景,持續解構傳統製錶工藝,創造3D 動態藝術。
 
在經歷15年管理知名鐘錶品牌後,Maximilian Büsser於2005年辭去Harry Winston董事總經理一職並創立的MB&F,也就是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MB&F是一間藝術及微工程概念實驗室,並透過一群出眾的獨立鐘錶專家,共同致力於設計及製造出極具創意且重要的概念手錶。與這些菁英共同合作研發,讓Max相當樂在其中。
 
2007年,MB&F推出第一只腕錶Horological Machine No1(HM1)透過其複雜多層次、3D立體架構腕錶的概念與錶壇首次採用的完美機芯傳動結構,奠定了品牌在獨立製錶的一席之地,後續推出的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錶款-更分別透過太空 (HM2、HM3、HM6)、天空 (HM4、HM9)、賽道 (HM5、HMX、HM8),及海洋 (HM7),傳達訴說著時間的歷程,而不是僅止於報時。
 
2011年,MB&F發表了Legacy Machine系列,這是一個受到傳統製錶所啟發的全新系列,藉由優異的鐘錶技術來重新詮釋複雜機械,以創造出極富當代風格的機械工藝向19世紀的超凡製錶技藝致敬。從LM1到LM2,MB&F更研發了自製機芯LM101。後續推出 LM Perpetual 與 LM Split Escapement,使系列更加完整。自此,MB&F開始交替發表顛覆傳統的創新Horological Machines系列與源自傳統經典啟發製成的Legacy Machines系列。
 
MB&F 的 F 代表的是 Friends,因此MB&F 與其推崇的藝術家、製錶師、設計師及製作工坊聯手合作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
 
聯手合作的領域分為兩種:「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 與「共同創作」(Co-creations)。「行為藝術」由 MB&F 品牌邀請業界創意人才重新詮釋腕錶系列作品,「共同創作」則以非腕錶的其他機械型態呈現,由MB&F 發想與設計,經由特定的瑞士工坊負責技術與製造。其中共同創作如與鐘錶廠L’Epée 1839 共同打造的機械座鐘以報時為主,其他和音樂盒大廠Reuge 與專業書寫用具商Caran d’Ache的合作則為另種形式的機械藝術表現。
 
Büsser希望跳脫傳統店面形式,為這些機械作品提供最佳的展示空間,便興起開設藝廊的想法,將各藝術家打造的機械藝術作品集於一地,第一間 MB&F M.A.D.Gallery (M.A.D. 代表Mechanical Art Devices 機械藝術裝置)也因此誕生於日內瓦,之後也陸續於台北、杜拜與香港設立 M.A.D.Gallery。
 
除了Horological 與 Legacy Machines 系列,MB&F與音樂盒大廠 Reuge 攜手合作,領先推出 Music Machines 1、2、3 系列,也和 L’Epée 1839 一同構思別出心裁的太空站造型座鐘 (Starfleet Machine)、火箭造型座鐘 (Destination Moon)、蜘蛛造型掛鐘 (Arachnophobia)、章魚造型座鐘 (Octopod) 以及其他三款機器人座鐘 (Melchior, Sherman, and Balthazar)。2016 年,MB&F 與 Caran d’Ache 併肩合作,打造 Astrograph 火箭造型機械鋼筆。
 
一路走來,MB&F榮獲多項大獎肯定,持續耕耘創新領域。獲頒4 座首屈一指的日內瓦鐘錶大賞獎項:2016 年,LM Perpetual 榮獲鐘錶大賞的最佳萬年曆腕錶獎;2012 年,Legacy Machine No.1奪得「最受公眾歡迎獎」(由鐘錶錶迷投票選出)以及「最佳男裝腕錶獎」(由評審投票選出)的雙重肯定。2010年,MB&F以HM4 Thunderbolt贏得「最佳概念與設計腕錶」的獎項。而2015年,MB&F以獨特的HM6 Space Pirate宇宙海盜在國際紅點大展上榮獲「紅點」的「最佳中的最佳」大獎 (Red Dot: Best of the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