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L'EPÉE 1839

TRINITY 座鐘 MB&F + L’EPEE 1839

美國作家Susan Vreeland有句名言:「藝術創作源自於藝術本身。」而MB&F與瑞士頂級鐘錶製造商L’Epée 1839合作的第13個作品Trinity即完美體現如此理念。
Trinity以三根纖細如昆蟲腳的支架撐起懸掛式極簡錶面,成為繼強悍的T-Rex座鐘之後,又一個半動物半機器人的作品,也讓MB&F「機器生物」(Robocreature) 往三部曲邁進。
Trinity的名稱源自於結構的三位一體概念:三隻蟲腳、三顆蟲眼般的球體,以及組成軀幹的三層機芯。此外,Trinity也是三部曲座鐘的第二名成員。
對於MB&F的「機器生物」軍團,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是如此形容:「正如H.R. Giger打造出『異形』宇宙,我們也在構築專屬的生物世界。」
「機器生物」還可以作為未來的時光膠囊,將史前時代的「生命」封存為化石。
位於柏林的設計師Maximilian Maertens、L’Épée執行長Arnaud Nicolas和Büsser將透過Trinity帶領大眾踏進具後現代特色的鐘錶史前時代。
 
Trinity纖細精緻的三足支撐著斑斕的身軀、以鏡頭等級精密玻璃製成的三顆蟲眼球體,以及36小時制錶盤,錶盤一共顯示三組時間(小時與分鐘)。
錶盤之下是以182枚零件組成的立體雕塑機芯,其三層式結構由L’Épée 1839精心打造,搭配以傳統2.5Hz震頻(每小時18,000次)緩慢擺動的垂直平衡擺輪。
需使用鑰匙調整時間和上鍊,機芯上滿鍊後動力儲存長達8日。
 
Trinity身為座鐘,一大功能當然是顯示時間,判讀方式為俯視以旋轉圓盤組成的錶盤,但還需要一些「互動」:三顆光學玻璃球可以放大錶盤的數字,所以觀者可透過這三顆球體清晰讀時。
為了讓這三顆「蟲眼」在任何角度都能顯示時間,錶盤上有三組1到12的數字,代表錶盤轉完一圈需要36小時,而非一般的12小時。無論任何時間,只要看向其中一個放大鏡即可清楚判讀。
Büsser說:「這些座鐘是人類的同伴,它們活著、滴答運行,就像一隻寵物,為室內空間注入一股生命力。」
《侏儸紀公園》也因為創造了不存在的生命而成名…但恐龍之後,是什麼生物將現蹤?「機器生物」三部曲就是其中一種可能想像。
 
Trinity共推出螢光藍、螢光綠和螢光紅三種款式,各限量50座。




TRINITY
座鐘細節
 
靈感來源
 
Trinity是由年輕設計師Maximilian Maertens於MB&F實習期間發想出的創意點子。1993年的電影《侏儸紀公園》是Maertens印象中在小時候看的第一部電影,對他影響深遠。
以兒時記憶為靈感催生出的首個作品是MB&F的T-Rex座鐘,也就是「機器生物」三部曲的第一部,而且在此之後,靈感仍持續湧現。
這與MB&F的創作初衷不謀而合:透過成年人的創意視角,將兒時的夢想轉化為機械傑作。
 
Maertens當初設計T-Rex時是以一個想像的背景故事為引導,幫助他平衡各元素,逐步打造出看似機械又彷如有機體的作品。
故事是以MB&F過去作品的元素為延伸,像是探索新行星的星艦太空船飛行員等等。
Maertens對於《侏儸紀公園》的熱愛也激發更多靈感,就這樣,一個全新的故事線逐漸開展,成為現在「機器生物」三部曲的創作基礎。
 
Trinity為《侏儸紀公園》劃出時間軸,「這隻昆蟲是恐龍與之後生物之間的過渡型態,且它們仍然活在這個世界裡,」Maertens說。
Trinity最初的靈感是被困在琥珀中的蚊子,從這隻蚊子的血液提取DNA可以複製出恐龍,但最後Maertens決定模擬水黽 (Gerridae) 的外型,
這種昆蟲利用表面張力和細長又具疏水性的蟲足,將自身重量平均分散在較大的表面,因此可以在水面上行走。
 
「這種昆蟲感覺就像漂浮在水面上,」Maertens解釋道,「也藉此給了我靈感,希望做出非常精緻的作品。雖然因為穩定性等問題與工程師意見不合,但這就是我理想的方向。」
Trinity細長的三隻腳看起來脆弱到不太真實,但經過精細計算還是得以完美平衡,讓整個作品可以像模擬的昆蟲般優雅。
 
 
機芯與主體
 
26公分高的Trinity是以電鍍黃銅製成,重量僅約2.7公斤,平均分布於精雕細琢的三隻蟲腳。
 
Trinity身為雕塑座鐘,一大功能當然是顯示時間,判讀方式為俯視以兩個同心圓盤組成的錶盤。外側圓盤顯示小時,內側圓盤則指示分鐘,以15分鐘為單位遞增。
但要看清楚時間還需要一些「與座鐘的互動」:三顆光學玻璃球可以放大錶盤的數字,觀察者從這三顆球體即可清晰判讀。
 
為了讓這三顆「蟲眼」在任何角度都能顯示時間,錶盤上有三組1到12的數字,代表錶盤轉完一圈需要36小時,而非一般的12小時。
無論任何時間,只要看向其中一個放大鏡即可清楚判讀,或是直接看錶盤亦可(但數字就小很多)。
 
L’Epée 1839執行長Arnaud Nicolas擁有光學碩士學位,所以可以清楚解釋為什麼以礦物玻璃球體製成蟲眼放大鏡是過程中數一數二艱鉅的挑戰。
「球體的精度必須非常非常準確,」Nicolas說,「球形玻璃的公差跟光學鏡頭是相同的水準,可說是前所未見。」
 
L’Epée的工程師仔細計算出錶盤和球體之間的最佳距離,以及球的大小,既能清楚顯示時間,又不至於影響整體設計。也就是說,比例、放大倍率和距離攸關Trinity能否成功誕生。
所以球體的形狀必須非常精密(經度在10微米之內),因為就算是最微小的偏移也會影響放大倍率,導致顯示模糊。
 
三顆玻璃球懸吊於黃銅「臂彎」之中,猶如用手輕抱,避免影響完美的圓形外觀或造成刮傷。Nicolas解釋說,保護這些球形鏡頭的支架必須一體成形,穩定性才會高,但製作上非常困難。

昆蟲軀幹則是以壓克力澆注板製成的保護殼,不只抗衝擊、輕量,還可以確保光學透明度;至於顏色,MB&F 和L’Épée 1839 則沿用T-Rex的三種配色,分別是閃亮的螢光綠、螢光藍和螢光紅,半透明設計可以一窺內部精工打磨的機芯。此外,保護殼也讓機芯得以置放於作品正中央,如同昆蟲的軀幹般,而且如此一來,機器生物不是朝著特定方向,而是面向360度。除了外露的心臟(即機芯的平衡擺輪)以外,無論從哪一個方向看,Trinity的外觀皆一致相同。Maertens表示:「這些外罩的設計靈感是甲殼素,也就是昆蟲的外骨骼。」
 
Trinity搭載的機芯完全由L’Epée 1839自主設計與研發,而且打磨處理符合傳統瑞士鐘錶的最高水準。但此機芯與製錶廠其他產品不盡相同。Nicholas解釋道:「這次一共用了四片機板,將機芯區分為三個區域,以呼應三位一體的主題。如果只做一層會簡單許多,但我沒有那麼容易滿足,我喜歡鑽研作品的細節。即使製作變得更複雜,也不會因此選擇符合成本效益或簡單的路走,我們講求的是充分展現作品的意義。」
 
Trinity座鐘的機械構造與腕錶大致相同,只是輪系、發條盒、平衡擺輪、擒縱輪和擒縱叉的尺寸都更上一層樓。L’Epée 1839甚至在整時器加入一般僅用於腕錶的因加百錄 (Incabloc) 避震防護系統,將座鐘於運送過程中受損的風險降至最低。
 
外界可能會認為,零件變大代表製作過程會比腕錶簡單,但其實不然。因為隨著表面面積增加,要完成機芯的精工打磨處理,難度也更高。如Nicolas 所言:「零件尺寸放大一倍,不是只有打磨時間跟著加倍這麼簡單,操作的複雜程度可是一下子拉高許多­­­­…在打磨時,要施加與製作腕錶機芯一樣的壓力,但要處理的面積卻更大,因此更具挑戰性。不過,所幸我們的鐘錶師各個經驗豐富且技藝純熟,才能讓Trinity 擁有如此高水準的精工打磨外觀。」
技術規格
TRINITY座鐘技術規格
Trinity共推出螢光藍、螢光綠和螢光紅三種款式,各限量50座。

顯示
小時與分鐘以兩個同心圓錶盤顯示,可從三個光學礦物玻璃球中任選一個判讀。錶盤每36小時旋轉一圈。
  
主結構
高度:約26公分
直徑:約30公分
重量:約2.8公斤
零件數量:95枚
材質:電鍍黃銅、光學礦物玻璃、螢光壓克力外罩
 
機芯
L’Epée 1839自主設計與製造的機芯
震頻:18,000 vph / 2.5Hz
單發條盒,8日動力儲存
機芯零件:182枚
寶石數:21顆(擒縱系統11顆,其餘10顆位於機芯其它位置)
因加百錄 (Incabloc) 避震防護系統
手動上鍊:雙頭鑰匙可供校時與上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