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L'EPÉE 1839

MB&F + L’EPEE 1839 ORB:眼見不為憑

鐘體的極簡結構是由四片翅鞘組成(給有疑問的人:翅鞘是專有名詞,指保護甲蟲身軀的翅膀構造),這四片翅鞘不僅可以張開,還能像變形金剛般轉動,以各種姿勢撐起 Orb 座鐘。亮白色版本讓人聯想起第一代 iPod 那圓弧光亮的外觀,不僅賞心悅目,手感更是一絕。
Orb 的型態千變萬化,只要放在小碟子上就不會滾動,也可以完全合起,或是只張開一、二或三片翅鞘來支撐。或者,讓四片翅鞘完全張開,不用小碟子固定就能展示座鐘。

乍看之下,Orb 是一個散發美麗光澤、帶點未來感的渾圓球體,宛如眼睛一般,而中央的錶盤就像虹膜與瞳孔。但從 MB&F 和 L’Epée 1839 歷來的合作即可得知,這個座鐘絕對比表面上看到的再多一些。
鐘體的極簡結構是由四片翅鞘組成(給有疑問的人:翅鞘是專有名詞,指保護甲蟲身軀的翅膀構造),這四片翅鞘不僅可以張開,還能像變形金剛般轉動,以各種姿勢撐起 Orb 座鐘。亮白色版本讓人聯想起第一代 iPod 那圓弧光亮的外觀,不僅賞心悅目,手感更是一絕。
 

Orb 的型態千變萬化,只要放在小碟子上就不會滾動,也可以完全合起,或是只張開一、二或三片翅鞘來支撐。或者,讓四片翅鞘完全張開,不用小碟子固定就能展示座鐘。
此精巧座鐘最初是一個實心鋁塊,經仔細挖空後成為渾圓球體。接著切製出翅鞘構造,並在上方塗覆多層漆藝,漆藝經窯燒硬化,形成無比光亮的表面。翅鞘是利用扭矩鉸鏈與主結構接合,所以開合時可以固定在任何角度。完全合起時,因為翅鞘尖端內側均裝配迷你磁鐵,所以能密合為光滑球體。
驅動此先進機制的美麗機芯出自 L’Epée 1839,具備整點報時功能並提供八日動力儲存。與 MB&F x L’Epée 大部分時鐘不同的是,Orb 的機芯完全隱身,從外面無法看見。不過,渾圓球體彷彿有無盡吸引力,讓觀眾忍不住探頭細賞內部奧妙,此時就能窺見機芯。
 這枚八日動力機芯從曲面鋁金屬錶盤下隱約現身,相當神秘;錶盤上方罩著礦物玻璃圓頂,中央則開了一個小洞,插入專用鑰匙後即可設定時間。
 

機芯配置兩個發條盒,一個驅動時間,一個驅動整點報時,需個別上鍊。整點報時功能不是只在整點時發出一聲鐘聲,而是如教堂鐘聲般,幾點就敲響幾聲。按下鐘體側邊按鍵即可重複鐘聲;也可依需求開啟或關閉報時。
全新的整點報時功能是採用類似 L’Epée 1839 古董攜帶式座鐘的機制研發而成。在法國,這類時鐘又稱作「軍官鐘」,據傳拿破崙曾因一位軍官遲到而差點輸掉戰役,之後便下令所有軍隊將領都要隨身攜帶座鐘。
Orb 有基本的黑白兩色,雖然沒辦法帶出門,但依然能以美妙的整點報時鐘聲陪伴主人在電腦前奮戰!

ORB 的精緻細節
 
概念構思
 
發想出如此精妙巧思的是德國設計師 Maximilian Maertens,他的第一份設計工作是在 MB&F 實習,後來於柏林開設個人工作室。Maertens 曾與 MB&F 和 L’Epée 合作設計 T-Rex 座鐘,後來自主設計了 TriPod 以及最新的 Orb 座鐘。
MB&F 創辦人暨創意總監 Maximilian Büsser 表示:「Max (Maertens) 擁有與生俱來的創作才華,現在很少有人能與他相提並論。他在自己的小宇宙裡遨遊並構思各種可能,再一片一片建構出立體概念。我們有不同之處,因此在創作時能激盪出新的火花,而相似的部分讓合作更有默契。」
 
想像實現
 
Maximilian Maertens 和 MB&F 構思出 Orb 的設計後,由瑞士頂級鐘錶廠 L’Epée 1839 負責研發機芯和可變形的漆面球體。除了礦物玻璃和紅寶石之外,其他零件都是由 L’Epée 打造,接著仔細組裝,最後調校八日動力儲存機芯,確保精準。
要製作此新穎非凡的座鐘,每一步都充滿挑戰,但對 L’Epée 來說,最棘手的有兩大環節。首先是將球體分成四部份,形成可變形且耐用的結構,同時能完整閉合為球體。
第二是研發整點報時機制。一般鐘鈴裝置需靠重力才能敲響報時鈴,而 Orb 的黃銅鐘鈴會隨著座鐘形態的千變萬化而移動至不同位置,所以 L’Epée 1839 的鐘錶工匠裝配了多個游絲來敲擊鐘鈴,所以就算處在水平位置依然能發出鐘聲。此裝置是時鐘與腕錶報時機制的綜合體。
 
Orb 名稱由來
 
「Orb」一字源自拉丁文的「Orbis」,意思是「圓形」或「圓盤」。「Orbit」(軌道)一詞也是由「Orb」變化而來,雖然後來研究已證實天體運行軌道是橢圓而非圓形,但這個字詞仍繼續沿用至今。
在現代同人小說中,Orb 也代表眼睛,例如以「cerulean orbs」(蔚藍圓珠)來形容藍眼睛,或以「chocolate orbs」(巧克力圓珠)來描述棕色雙眸。剛好大家對 Orb 的第一印象就是眼睛造型的鐘,所以這個命名也算相當貼切。
技術規格

ORB:技術規格 
Orb 推出白、黑兩種款式,各限量 50 座。
 
顯示
小時與分鐘
整點報時,按下鐘體側邊按鍵即可重複鐘聲,或依需求開啟/關閉報時。
 
鐘體
合起:
高:約 17 公分
直徑:約 17 公分
 
(完全)張開:
高:約 24 公分
直徑:約 30 公分
 
翅鞘數:4
零件數:165 枚
重量:1.9 公斤
材質:時鐘為鍍鈀黃銅與精鋼
翅鞘為鋁金屬塗覆手工漆藝
 
機芯
L’Epée 1839 自主設計與製作的機芯
擺輪振頻:18,000 bph / 2.5 Hz
雙發條盒,動力儲存八日
機芯零件:300 枚
寶石:17 顆
因加百錄 (Incabloc) 避震系統
手動上鍊:以深度加倍的方形套筒鑰匙設定時間並為機芯上鍊
機芯表面處理:拋光、噴砂、圓形及垂直緞面處理和星紋裝飾

 
 
L’EPEE 1839 – 瑞士穩居龍頭地位的時鐘製作廠
 
180 多年來,L’Epée 致力打造頂級時鐘,始終堅持站在瑞士鐘錶製造的最前線。1839年,Auguste L'Epée在法國貝桑松創立 L’Epée 錶廠,最初專精於生產音樂盒和腕錶零件,並以全手工製作聞名一時。
 
1850年起,L’Epée 成為「平台擒縱」(platform escapement) 的領導錶廠,專為鬧鐘、桌鐘和音樂腕錶打造調節器。錶廠也成為擁有眾多特殊擒縱專利的知名專業品牌,同時也是當時數間著名錶廠的主要擒縱器供應商。此外,L’Epée 於國際展覽中亦榮獲眾多金牌獎項的肯定。
 
20世紀期間,L’Epée 憑藉卓越非凡的攜帶式座鐘聲名遠播,對許多人來說,L’Epée 的時鐘不僅代表著權勢與地位;它更成為法國政府贈送重要外賓的官方指定禮品。協和號超音速客機於1976年投入商業飛行服務時,L’Epée 的壁鐘更獲選為機艙設備,以便旅客判讀時間。1994年,L’Epée 藉由建造一座具有補償式鐘擺 (compensated pendulum) 的時鐘「Giant Regulator」,堪稱全球第一大,展現錶廠對挑戰極限的渴望,也被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之中。
 
L’Epée 1839錶廠目前座落於瑞士侏儸山區的德萊蒙 (Delémont)。在CEO Arnaud Nicolas的卓越領導之下,L’Epée 1839發展出一系列與眾不同的桌鐘系列,完整囊括各式精緻鐘錶。
 
系列涵蓋三大主題:
 
創意藝術座鐘 – 這些首屈一指的獨創藝術座鐘通常與外部設計師攜手打造。即便是資深藏家親見作品後,仍能為之撼動、大感驚艷,並從中獲得靈感。藝術座鐘旨在為汲汲尋覓或下意識深受獨一無二且卓爾不凡作品吸引的鐘錶迷而生。
 
現代座鐘 – 無論是融合技術底蘊與現代設計的作品(Le Duel、Duet時鐘等),或前衛極簡的款式(La Tour時鐘),皆具備逆跳小秒、動力儲存指示、月相顯示、陀飛輪、報時機制與萬年曆等複雜功能。
 
攜帶式座鐘 – 又稱為「軍官鐘」。這些經典座鐘在承襲品牌傳統的同時,更兼具多項複雜功能:報時機制、三問報時、日曆、月相顯示、陀飛輪等。
 
所有設計與製作皆於 L’Epée 廠內獨立操刀完成。其技術實力、內外兼具的特質、超長動力儲量與卓越的拋光打磨,共同成就了品牌重要經典特色。

 
 
MB&F 概念實驗室的起源
 
MB&F成立於2005年,是世界上第一個鐘錶概念實驗室。 MB&F憑藉將近20款出色的機芯,成就廣受好評的Horological Machines與 Legacy Machines 兩大系列基礎,並且持續遵循創辦人和創意總監Maximilian Büsser的構想,通過解構傳統製錶技術來創造3D動能藝術。
在多家知名腕錶品牌累積 15 年管理經驗後,Maximilian Büsser 於 2005 年辭去 Harry Winston 董事總經理一職,創立 MB&F(全名為 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MB&F 是一間藝術與微工程實驗室,Büsser 集結他所敬重、才華洋溢且共事愉快的鐘錶專家,攜手致力於設計及製造概念大膽前衛的腕錶系列,每一系列皆採小量生產。
 
2007 年,MB&F 推出首款 Horological Machine 腕錶 HM1。精雕細琢的 3D 錶殼與精美處理的引擎(機芯)成為日後 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錶款的指標:這些獨樹一格的作品不僅可以細細訴說時間,甚至超越報時功能。不只探索太空(HM2、HM3、HM6)、翱翔天際(HM4、HM9),也馳騁賽道(HM5、HMX、HM8)、深入動物王國(HM7,HM10)。
 
2011 年,MB&F 發表圓形錶殼的 Legacy Machine 系列。以品牌的標準而言,這些相對古典傳統的錶款重新詮釋昔日鐘錶大師創新且複雜的設計,演繹出當代藝術產物,並向 19 世紀精湛的製錶工藝致敬。繼 LM1 及 LM2 之後推出的 LM101,是品牌首款搭載全自製機芯的錶款。LM Perpetual、LM Split Escapement 與 LM Thunderdome 則進一步提升系列作品的深度與廣度。2019 年 MB&F 推出首款專為女性打造的腕錶 LM FlyingT,成為品牌一大重要轉捩點;接著於 2021 年發表 Legacy Machine 十週年紀念錶款 LMX。MB&F 穿梭古今,交替呈現徹底顛覆傳統的 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以及傳承歷史風華的 Legacy Machine 系列。
 
有鑑於品牌中的 F 代表朋友 (Friends),MB&F 與仰慕的藝術家、製錶商、設計師及製造商合作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這樣的合作開創出 Performance Art 與 Co-creation 兩個新系列,前者是由外部創意人才重新演繹 MB&F 腕錶,後者則為腕錶以外的機械作品,由獨一無二的瑞士製造商根據 MB&F 的創意與設計製作而成。這些共同創作的作品中,有許多具備報時功能,例如與 L’Epée 1839 合作的各類座鐘,另外與 Reuge 和 Caran d’Ache 的合作則激盪出不同類型的機械藝術。
 
為了讓這些鐘錶作品在最適當的舞台閃耀,Büsser 的想法是集結其他藝術家的各式機械藝術作品,共同陳設於藝廊中,而非傳統的店面。這樣的想法最終催生出位於日內瓦的首間MB&F
 
M.A.D.Gallery(M.A.D. 為機械藝術裝置 Mechanical Art Devices 的縮寫),接著又陸續進駐台北、杜拜和香港。
 
 
一路走來,MB&F 榮獲多項大獎,在在凸顯品牌的創意本色。舉例來說,在舉世聞名的日內瓦鐘錶大賞 (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ève) 中,品牌至少榮獲 5 座 Grand Prix 大獎:2019 年,LM FlyingT 獲得「最佳複雜女錶」的殊榮;2016 年 LM Perpetual 獲頒「最佳萬年曆腕錶獎」;2012 年,Legacy Machine No.1 勇奪「最受公眾歡迎獎」(由鐘錶迷投票選出)以及「最佳男士腕錶獎」(由評審投票選出)的雙重肯定。2010 年,MB&F 以 HM4 Thunderbolt 贏得「最佳概念與設計腕錶」大獎。2015 年,品牌再以 HM6 Space Pirate 宇宙海盜在國際紅點大獎 (Red Dot Awards) 一舉拿下最高榮譽的「最佳設計大獎」。